無極榮耀【主管Q391215】

集團新聞
首頁  >  集團信息   >  集團新聞

百人計劃丨IFG總裁管曉杰:95%的網大都不合格!我們該怎么做?

發布時間:2017-03-10發布者:互聯網瀏覽次數:0次

互聯網電影集團(IFG)是中國最早期的互聯網內容制作公司,而其創始人、總裁管曉杰更是中國網絡視頻行業發展的見證者。他的作品《青春期》系列電影創造了互聯網影視的神話,做到了影視傳播與造星雙豐收。他還首創并推動了網絡付費觀影模式和永久付費模式,成為了互聯網影視行業的領航人。


近日,娛影君獨家專訪到了這位具有傳奇色彩的、“中國互聯網最賣座的導演”管曉杰,與他探討了網絡電影的現狀與未來。

合格的網大有哪四個基本要求?處于強勢地位的視頻網站應該扮演什么樣的角色?網大的投資回報率越高越好嗎?2017年網絡電影會有哪些新趨勢、IFG將有什么新動作?且聽娛影君為您一一道來。



“95%的網大都不合格!”


在管曉杰看來,一部合格的”網大”需要達到四個基本要求,缺一不可。首先,影片的內容、價值觀是值得推敲的,能夠引導觀眾向上,并發人深思的。IFG在2013年的網大《上位》因尺度問題被下線,但是在管曉杰看來,該片中的女主角李若溪不管身邊的女生用什么樣的手段博得機會上位,但主人公沒有走這條路,最后還是依托自己的努力去實現理想和價值。“一個好的‘網大’要看其核心的價值觀。”



第二是影片的內容具有觀賞性、故事性。作為導演,管曉杰并不看重網大的技術指標,而是關注“這部影片拍給誰看?好不好看?有沒有講好故事?”他說:“你別說用了好多元素,湊成了一個‘東北亂燉’,但是出來的東西大家覺得不好看,那也不行。”網大目前還只是屬于網生代的一個商品,跟藝術還搭不上邊;不同影片的受眾群體口味也迥然不同——拍給女性看的影片男性不一定喜歡。但在管曉杰看來,衡量內容是否合格的最根本一點就是影片的目標受眾群是不是覺得好看:“一部成功的網大,一定是好看的。”


第三,影片中的人物塑造要成功,能讓觀眾記住這一形象。“《青春期》的成功,是因為里面出現程小雨(趙奕歡 飾)。大家對這個人物很有感覺,她的個性讓人感同身受,從她身上看到了很多自己的影子。”管曉杰表示,“別看完之后觀眾記不住人物,只記住了片中的擦邊球,那不行。”



第四,影片的收益回報率不能低于20%-30%(年化利率),這一數字是用常規的商業貸款進行衡量的。如果一部影片的回報率不能達到,那么其本身的意義就不大了。


管曉杰認為,如果這幾條標準都能達到,那這部網大就算合格了。但如果有一條沒達到,即便收貨了上千萬的票房,也不能算成功,“只是金錢上的一個特殊獎勵而已”。用這樣的標準去比對市場上的數千部網大,管曉杰一語破的:“有95%的影片不合格!你去看看就知道有多不合格了。”


雖然目前網大市場還不能讓人滿意,但管曉杰認為這個行業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一個行業要發展,就是讓大家不停地嘗試。別管他通過什么手段,擦邊球也好、蹭IP也好,我認為這種現象很正常。我覺得一個行業的初期就該是這樣的。”當越來越多的從業者進入行業,并帶來更多的資本,這個階段就必然會大浪淘沙——投機者會全部出局,真正把網大當成一份事業,踏踏實實想做好的人自然會留下。


平臺需職能轉化:

“不能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


在管曉杰看來,視頻網站仍處于過渡期,目前的會員付費體系不符合市場經濟規律。未來的視頻網站應該扮演的是“平臺”而不是“網絡電視臺”的角色。


現在,幾乎每個視頻平臺都有自己的審片委員會,通過他們的打分決定一部網大的單價和推廣補貼。這樣的做法并不符合市場規律。因為審片委員會并不能代表全國的觀眾,更無法準確地評判觀眾的喜好,特別是在這樣一個分眾化趨勢越來越明顯的時代。



管曉杰向我們表達了一個愿景,他希望在平臺職能轉化后,無論是愛奇藝、優酷、騰訊,其職能應該和淘寶一樣——僅僅是一個播放平臺,電影是一種商品,具體影片的價格由制作方自主制定。他形容:“就像在淘寶賣東西一樣,這件衣服我愿意賣100就賣100,是否能賣得出去是我自己的事情。”平臺需要做的是構建一個安全的支付體系,并在用戶付費看完之后,錢在賬期(如15天)向制作方結算。


管曉杰曾倡導影片的“永久付費模式”。此前IFG的兩部影片《后備空姐》和《不良女警》與平臺簽訂的是永久付費的合同,而后來出于種種原因修改了合同,將付費期鎖定在了兩年。據娛影君獨家消息顯示,《后備空姐》在上線兩年之后每個月還能為IFG帶來20萬的收益;《不良女警》上線一年,今年1月還帶來了37萬的收益。而在目前的付費體系下,這兩部影片無疑是吃虧的。



視頻網站為了爭奪更多的付費用戶,不得不投身越來越激烈的版權戰中,還需要承受隨之產生的高昂版權費用。盈利,仿佛成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管曉杰一針見血地指出了這一競爭思路的問題:“用戶不是跟著平臺走的,而是跟著內容走的。”如果A平臺拿下了一部廣受歡迎的影片,必然會吸引一批觀眾付費觀看;但如果將該影片的續集放到B平臺播,這批觀眾肯定不會繼續留在A平臺,而是會轉移到B平臺上去。通過優秀內容的采購留住用戶在越來越多的平臺意識到內容的重要性、競爭白熱化之后,就不是長久之計。


那么,平臺化之后,視頻網站要怎么賺錢呢?管曉杰認為,此時,視頻平臺充當的是中介的角色。他們可以通過收取交易的手續費、傭金的形式,或者采用類似蘋果的收益分成體系。同時,可以利用賬期內的資金進行金融投資獲得收益。另外,還可以出售頁面的宣傳推廣資源收取廣告費。



“這樣的付費體系今天不打破,明天也會被打破。現在視頻網站的職能還不明確,不能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內容本身就是平臺。”管曉杰預測,如果微信的訂閱收費功能一旦打開,云服務一旦打通,觀眾通過微信公眾號就可以直接付費觀看了。


管曉杰特別強調,一個內容、一個系列本身就是一個平臺,其針對的受眾群非常垂直。有1000萬喜歡這一系列的用戶會長期訂閱,制作方只需要為這1000萬的用戶服務就可以了。那么對于這1000萬的用戶,制作方不僅可以提供影視觀看這一項服務,還可以提供吃喝玩樂等各方面的服務。“將來的觀念變化是內容即平臺。所有的內容公司,都要思考如何把觀眾做成用戶。”


2017年,回報率穩定在30%-200%就夠了


管曉杰透露,IFG在2017年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流程化和品控(對產品的質量控制),不急于去創新。成龍電影是他比較欣賞的一種類型:票房大多在六、七億,可能會到十億;不論哪個導演拍,影片呈現的風格、故事都差不多。在管曉杰看來,這就是品控,IFG需要在此基礎上再談創造力。IFG要打造的核心競爭力就是做“成龍電影”——可能不會經常有爆款,但卻能夠批量、穩定、按照流程的輸出,并獲得比較穩定的回報率。


IFG在2016年制作的《不良女警》成本在百萬左右,最后的收益近1000萬,凈利潤900萬,投資回報率高達900%。但管曉杰卻表示“這個回報率太不正常了”,作為一個企業的發展來講,需要打掉投機水分,因此回報率應該在30%-200%這樣一個較為合理的區間之內,再高就有問題了。



據管曉杰透露,去年下半年IFG制作的《欲寵嬌妃》成本在400-500萬,目前正在籌拍的《不良女警2》成本接近500萬,《上位2》成本近700萬。IFG的網大在2017年的成本基本平均在500萬的水平,無論是從內容品質還是投資規模上都已經達到了小成本電影的標準。隨著成本的提高,2017年必然是大浪淘沙的一年——投機者將出局,沉下心來能夠將網絡電影當成事業的、能夠生產出有品質、有保障的內容的,必然能夠生存下來。


“我們不圖十倍的回報率,只追求30%-200%的回報率。希望讓盈利能夠更穩定地增長,免受資本的影響而暴漲、暴跌。”管曉杰表示。


此外,他認為觀眾也不再像去年那么盲目,口味更加規范、更加挑剔了。在這樣的背景下,影片的口碑效應會越來越明顯,具有更強的生命力:“今年網大要拼口碑了,不能再靠瞎忽悠了。”


“用心走正道,造福下一代”


當娛影君問到最想對網大同行說的一句話是什么的時候,管曉杰表示:“希望大家用心走正道,造福下一代。”


為什么要這么說?在他看來,網大根植于互聯網,傳播面很廣,從業者們需要站在一定的高度,長遠地去考慮自己作品的影響,而不只是為了眼前的一些小盈小利:“如果這樣去做了,相信你的企業會得到眷顧。”


今年春節時候發生一件事也對管曉杰觸動很大。過年,他一家帶著小侄子去影院看《乘風破浪》,作為大人大家都覺得挺好看的。但是沒想到小侄子在看完之后,卻表示“我要殺人,要殺兩個”。他一下感覺到了影視對于下一代的影響,“我們做的事情好像有些問題”。院線觀影還有父母的陪伴,可以對錯誤的思想進行及時的教育和糾正,而互聯網觀影卻完全沒有限制,未成年人躲在被子里就可以用手機觀看,同時還缺乏后期的補償教育機制。網絡影視從業者肩負著更大的責任。



所以,通過一部影片賺到了錢,買了大房子、好車子,在管曉杰看來“都不算本事”,甚至拍出一個好電影本身也不算。他認為,真正的本事是“要給下一代人留下精神食糧,能激勵他們奮發向上”。這也正是IFG從成立之初開始就一直不斷追求的。


今年,IFG的口號是“讓中國人更有文化”,管曉杰希望他們能夠站在一個全新的高度來做內容。單純的博眼球太容易了,而做出一個有底蘊、有啟發的作品是IFG未來要努力實現的目標。



? 糖果诱惑游戏